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需求为王——王吉绯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09经济理论大变局:对与美的互动  

2009-01-06 17:23:10|  分类: 学术新知-专业不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随着本篇博客的更新,不寻常的2008年悄然逝去。伴着新年的钟声,崭新的2009年扑面而来。

在这个辞旧迎新的夜里,每个人的心底似乎都存留着一丝隐忧,或股市、或房产、或薪资、或就业,同时对国家宏观经济乃至世界经济的状况,都保持着空前的关注。由于美国金融危机的影响,次级债、凯恩斯、乘数效应等词汇,让平民百姓都耳熟能详,相当于进行了一次经济学理论的全民普及教育。

但问题是,我们至今仍然无法找到一个被事实证明正确的、可以相信的经济学理论。凯恩斯主义与货币主义的比拼,又一次回到起点,自由市场和国家干预的争鸣,出现了戏剧性反复。全世界正经历前所未有的经济学理论真空时代。

笔者在2008年元旦写下《2008消费需求新纪元》,说明消费需求的重要性、紧迫性以及可能的选择。那么对2009年又该如何展望?

今年将注定是一个经济实践、经济方法、经济理论,不断纷争和碰撞的一年。

现实经济问题是如此刻不容缓:假如不对某银行施以援手,它将在一个月内倒闭;假如不对进入世界500强的某汽车公司注资输血,它将在三个月内关门;假如不迅速加大投资力度,经济数据的急剧下滑就不能避免……我们几乎无暇顾及经济学理论的研讨。但实际上,越是在危难时期,我们越需要创立、研究、发展新的经济学理论,以适应资源短缺、技术进步、买方市场的现实环境。

新兴的经济学理论可能有很多很多种,我们如何识别、判断和取舍呢?以往所有经济学理论都已经被证明行不通,我们曾经在相当长的时间内,为之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。所以,我们需要吸取既往的经验,找到一些普遍适用的理论识别方法。

大凡伟大的真理,都因其简洁优美而令人信服,因其真实朴素而历久弥坚。爱因斯坦相对论的积极宣传者和合作者,美国物理学家费尔德,极为赞叹“爱因斯坦的理论在优美、深邃和逻辑的合理性方面远远地超过了其他人”。

英国物理学家狄拉克(量子力学创始人之一,1933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)更是从“数学形式的美”中发现了“物理世界的真”。狄拉克建立统一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的电子运动方程,具有非常优美的形式,可是它多出来的解却与当时的“真”不符。狄拉克舍不得改动那优美的方程,但必须给失“真”的解作一圆满的解释,于是他大胆地引进正电子,首次提出了反物质的概念,三年后正电子果然被安德逊所发现。

跟物理学一样,经济学理论也需要前提假定,即理性人假定和完全信息假定。理论上假定经济人总是选择对自己有利的事件,并且完全信息,能够找到客观真相,以进行自己的经济选择。也就是说,判断经济人行为好坏的标准,是“对不对”,假定总能选择“对”的。这是第一阶段,“见山只是山,见水只是水”,真理是绝对的,只讨论“对不对”,不讨论“美不美”。

实际的问题是,理性人假定虽然真实,却不美好。完全信息假定虽然美好,却不真实。当时是科技落后的卖方市场,供给短缺,需求过剩,而且信息不对称的、,完全信息假定是不成立的。

既然如此,就无法知道客观的“对不对”,只能根据片段的信息和所谓的经验进行判断,但总要有一个判断标准,就只能选择自己认为的“对”。这种“自己认为的对”,不是客观的,是主观的,其实是“美”的标准。客观的“对不对”,在主观上就是“美不美”。这是第二阶段,“见山不是山,见水不是水”,因为无法知道“对不对”,只能讨论“美不美”。

遗憾的是,第二阶段的主流经济学理论渐渐走入了歧途,没有沿着“美不美”的方向进行研讨,而是继续纠缠于“对不对”。无法知道什么是客观的“对”,却不改变方向,反而退一步去研究相对的“对”,把经济学变成了概率式猜想。博弈论与信息经济学成为主流方向,从1994年到2007年,先后5次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。

同时,经济学所依赖的数学工具,也因此发生了重大变化。第一阶段的经济学,主要采用函数的方法,能够推导出确定的对错结果。进入第二阶段以后,函数已经无法满足实际要求了,此时的主流经济学家,并没有改变方向,从“美不美”中寻找替代方法,而是选择了“升级”数学工具。二战后,统计学和概率论成为了经济学研究的主要工具。

概率论所描述的“对”,即相对的“对”,或者说“对”的百分比,只是一种猜想(或理性预期)。这种理论的结果,偏离了经济的实际情况,而且越来越远,最后走进死胡同,导致相对的“对”几乎成了“不对”。对某个特定的经济事件,经济学家费尽周折通过理论推导得到的结果,甚至比普通人给出的答案更可笑。比如说关于股票的涨跌情况,你每天去问博弈论专家,还不如自己扔硬币来的准确。

重要的是,硬币要扔到什么时候?是不是永远无法知道客观的“对”呢?当然不是。笔者在2007年10月写过博客《轰炸武器的演进与信息经济学方向》与《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逻辑悖论》,已经证明,信息技术的进步,并不会使得信息越来越不对称,而是信息越来越对称。因为经济人能够依赖外在的强大的信息处理器,更加快速地获得更加大量的信息,最终使得各自有可能掌握相对同样且完全的信息。

在准完全信息状态下,我们就又有机会讨论“对不对”了,经济人又有可能直接知道客观答案,然后去选择“对”的事情。既然大家都能够去选择“对”的事情,从某种意义上说,就没有了“错”。这时候,客观判断的能力是一样的,经济人进行选择的标准是主观偏好。从前,必然有性价比对的一个选择,选面包是“对”的,选窝头是“错”的,现在选什么都是“对”的。

当我们掌握了相对相同且足够的信息以后,该知道的信息都知道,从经济学意义上讲,经济人就真正平等了。当该知道的都知道了以后,我们怎么选都是对的,就可以依据自己的偏好进行不同的选择,从经济学意义上讲,就得到了自由。这是第三阶段,“见山还是山,见水还是水”,已经知道“对不对”,仍然只讨论“美不美”。

不过,未来的第三阶段虽然既对又美,但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。更不巧的是,过去时代诞生的伟大的经济学家们,亚当斯密、马克思、凯恩斯、弗里德曼(2006年去世),都已经离我们而去了。他们的理论,虽然如窗外夜空中的星光一样闪耀,但已经远离我们的经济现实。

星空下面,依然是辽阔的大地。新生婴儿的初啼声,依然柔弱却嘹亮。当新年的第一道曙光刺破黎明前的黑暗,我们要做好准备,迎接新经济学理论。那么如何判别那些即将来临的层出不穷、各式各样的经济学理论呢?首选的标准当然是既对又美。假如暂时无法判断“对不对”,就看它“美不美”,目标、逻辑、方法上“美不美”。经验告诉我们,“对”的理论不一定“美”,但“美”的理论往往都是“对”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4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